.

 

    

孩子常因為是家暴事件中的當然或唯一證人,因而被迫捲入父母的司法訴訟衝突,不管他們的意願為何,或是否有心理準備,他們都被指定要求以證人的角色參與司法出庭作證,以指認親人遭受暴力傷害的事實,或是抉擇面臨父母分離要跟從誰的決定。面對陌生司法情境的緊張、恐懼和壓力,加上捲入家庭衝突的矛盾和痛苦,他們常有以下焦慮及恐懼
    
1. 我會不會看到我害怕的人?
     2. 爸/媽會不會跟我一起出庭?
     3. 假如我不懂法官的問題,會不會被罵?
     4. 如果我沒有說好或說對,怎麼辦?
     5. 會不會有人可以保護我的安全?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服務提供的內容
「I AM READY!」目睹暴力兒童證人法庭服務主要是提供給18歲以下,面臨出庭作證之目睹暴力兒童及少年,本方案透過庭前準備、陪同出庭和庭後回顧等法律輔導課程,應用適合孩子可理解的輔導媒材和互動形式,協助孩子從課程中獲得法律知識、情緒安撫支持、正向效能的建立,形成可面對法庭壓力的心理預備勇氣和穩定感,其服務提供的內容主題為:
    
       1. 個別評估兒童出庭的需要與擔心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 介紹法庭程序及人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. 為兒童提供法院空間的介紹
            4. 介紹兒童證人的角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. 協助減少作證的恐寄籍焦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. 陪同出庭
            7. 回應家長的擔心和提供親職諮詢            8. 轉介資源與服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申請服務的流程
若您符合本服務方案的對象條件,可透過您的社工協助填寫轉介申請表,或您可以直接來電詢問、填寫申請表到本中心,社工將與您聯繫討論後續服務的方式和細節,服務流程如下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庭庭是一個二年級的小男生,家中除了爸爸、媽媽以外,他還有一個5歲的妹妹。長期以來,媽媽便受到爸爸言語的辱罵、貶低,三、四個月就可能出現一次肢體暴力,在庭庭八歲的生命中,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計算目睹暴力的次數。身為家裡的老大,庭庭總覺得自己要出來保護媽媽,發生暴力時,就是要在旁邊注意看著所有的事情,這樣才能知道媽媽有沒有受傷,這樣才能幫忙媽媽報警、求救,這樣才能用大哭或大叫的方式轉移爸爸的注意力,讓手已經舉高高的爸爸,因為愣住而被拉回一些些理智,沒有讓拳頭或巴掌繼續落在媽媽的身上,哪怕只有一兩次可以成功達到「救援」任務,庭庭還是覺得自己一定要扮演這樣的保護角色。

這一次,媽媽終於下定決心為自己爭取過一個安穩生活的機會,對爸爸提出傷害告訴並聲請保護令。但讓媽媽始料未及的是在傷害庭中,法官傳喚庭庭出庭作證。本來對於讓孩子出庭有些擔心的媽媽,因為太害怕自己無法面對敗訴的結果,便告訴孩子:
「你一定要跟法官說爸爸打媽媽的事情,媽媽只能靠你了!」爸爸則是透過電話警告孩子:「你要是敢在法官面前亂說話,爸爸一定會好好修理你!」出庭當天,庭庭在法庭外面蹦蹦跳跳,一刻也停不下來,媽媽面對出庭的壓力已經自顧不暇,根本沒有力氣再去管小孩,只是生氣庭庭怎麼這麼不聽話。後來媽媽帶著孩子進入法庭,法官沒有問到孩子話,便結束了這次的訊問。庭庭離開法庭後,告訴媽媽:「爸爸是巫婆,把我變成小矮人了!」搞不清楚孩子到底在說什麼的媽媽,在後來家暴服務處社工的告知下,瞭解孩子可能對於出庭十分焦慮,他的反常行為可能跟出庭有關。於是庭庭在家暴服務處社工的轉介下,由媽媽帶著他來到小羊之家接受目睹暴力兒童法庭證人服務,希望孩子在下次保護令開庭前,可以有人幫忙庭庭處裡司法壓力。

庭庭媽媽告訴我們孩子第一次出庭的狀況後,我們協助她瞭解孩子的證詞並非法官判斷的唯一證據,降低媽媽把勝負都壓在孩子身上的期待,同時也讓媽媽瞭解孩子們出庭時的反應和影響,讓原本一面擔心孩子無法好好講出暴力事實,一面又擔心孩子出庭會造成他二度傷害的媽媽,釐清這些混亂和擔憂。

對於孩子,我們則利用法庭的圖片和模型,讓他瞭解法庭的樣貌,以及出庭的時候自己的角色和任務。庭庭在回答「我擔心問卷」裡頭的問題時,勾選出了幾個他「超級擔心」的狀況,有些他可以把原因清楚的說出來,有些受限於語言和認知發展的能力,庭庭只能告訴我們他就是很擔心。因為庭庭很害怕在爸爸面前要說出家裡發生的暴力事件,爸爸當場會發飆或下次回去遇到爸爸的時候,自己會遭殃,我們討論了隔離訊問的方式,也讓孩子學習跟法官表達自己的擔心,演練聽不懂法官問話或不知道答案時該怎麼應對。

到了出庭當天,庭庭在休息處跳上跳下,說話的語氣一下變得很成人式,一會兒又變得很幼小。這時候的媽媽知道孩子正處在焦慮的情緒中,所以出現這些奇怪的行為。自己也很緊張的她,在抱抱庭庭後,買了一罐養樂多和一個庭庭愛吃的點心,讓社工在休息室陪伴庭庭一起等待。雖然庭庭嘴巴上說自己一點都不緊張,但進入法庭前庭庭東張西望,很害怕爸爸突然出現,雖然爸爸這次並沒有前來出庭,但正式出庭作證時,庭庭牽著社工的那雙小手,仍有些顫抖,原本練習可以大聲說話的音量,分貝減少了一半。不過法官問的話,庭庭都一一回答了,聽不懂法官的問題時,庭庭告訴法官「我有點不知道耶」。一走出法庭的那扇門,庭庭吐了一口氣,我拍拍庭庭,稱讚他講話很清楚,而且完成了這項任務。媽媽則是經過法庭服務的會談後,安排了獎勵自己與孩子的「行程」,買了一個小蛋糕共同慶祝他們順利開完庭。

在最後一次的庭後回顧裡面,我帶著庭庭回想出庭當天的心情,並設計一個頒獎儀式,庭庭幫發了一個「
最佳勇敢獎」給自己,當我詢問他怎麼辦到的時候,庭庭雖然輕描淡寫的說「我也不知道啊!」,但從他的臉上,我看到了得意的笑容。
 

 






 
 
 
 
 
     
 
 

 

諮詢時間:週一至週五 上午9點至下午5點
台北地區服務電話:02-2381-1123       服務傳真:02-2381-9577        地 址:100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2號7樓之8
新竹地區服務電話:03-522-0818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服務傳真:03-522-0793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地 址:300新竹市中山路319巷一號3樓

網        址:http://cwv.goodshepherd.org.tw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電子信箱:children@goodshepherd.org.tw